• 集团简介
  • 产品中心
  • 解决方案
  • 集后服务
  • 技术支持
  • 销售网络
  • 招聘人才
  • 联系我们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集团简介

    三普药业减持乱象

    时间:2018-09-16 00:03:45  来源:本站  作者:

      8月21日、22日两天,连续两个公告把三普药业(600869.SH)送上风口浪尖:先是上市公司和其控股股东远东控股集团被证监会调查,次日迅速又披露公司第二大股东藏源生物的实际控制人杨士英亦遭调查,理由均是“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市场一片哗然。

      一位长期为三普药业及远东担任财务顾问的券商人士指出:“事情应该不大,就是杨士英这个人有两家公司,然后增持两部分三普的股权合计超过了5%,她自己不知道要披露,上市公司高管也不是没有责任,董秘对于股东的培训就没有做好。”

      而杨士英每每在重组之前都精准埋伏,此次增持背后的动机难道仅仅是炒股?或是三普药业将有大的动作提前走露风声?

      事情的原委要回到一个月前:7月17日,三普药业接到二股东上海藏源生物和四股东上海创璟实业通知称,截至2011年10月28日,上海藏源持有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63%,上海创璟持有总股本的3.4%,而两者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5.03%。

      两者的一致行动关系,时隔了大半年才通知上市公司,而似乎三普药业此前完全不知情。与藏源生物相比,上海创璟早在2003年就借股权转让之机进入了三普药业。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12月,注册资本人民币7000万元。经营范围:实业投资、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电子软件开发和日用百货批发等。当时三普药业声称股权受让方上海创璟与出让方江苏远东无关联关系。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创璟目前的法人代表是俞锡新,而他与杨士英是夫妻关系。记者试图致电上海创璟了解详情,接通电话之后,对方只表示这里不是公司,打错了,便挂上了电线日,记者致电藏源生物,公司人士表示:公司股东确实是杨士英,但自己是新来的,老总们现在都在外面开会。

      而直到今年7月22日,三普药业证券事务代表寇永仓对外承认,上海创璟监事杨士英与上海藏源的股东杨士英是同一人。但杨士英与远东集团和上市公司究竟是什么关系,始终是个难解之谜。

      从身份证号码查询结果来看,杨士英是江苏省无锡市崇安区人士,出生于1964年,与1963年出生的远东老总蒋锡培年龄相仿,同属江苏人士,但难以窥见更多交集。而杨士英的身影却追随远东进入三普药业并数年来在幕后渔利。

      最令人难以理解的是远东亏本转让股权给上海创璟:2002年末,远东集团以3.32元/股的价格受让了三普药业3150.4万股,然而一年之后,远东将其中2796万股以1.25元/股的价格转让给了上海创璟。

      对于这笔亏了5000多万的交易,当时的董秘毛明桢表示:因为是战略投资者,所以给的价格较低。这种说法难以服众,上海创璟从此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而其每每在重组之前的关键时刻出手,数年来获利不菲。

      而远东的关联公司据指不止上海创璟和藏源生物。在2007年,三普药业的股东中江苏友邦、宜兴三弦和南京倍源投资等公司均被指与远东有染,江苏友邦和宜兴三弦注册地均在远东的发源地宜兴,而这两家公司经过大肆减持已消失在前十大股东之列。可以窥见,江苏友邦和远东的关联之处在于,其董事长张伟良与远东蒋锡培的侄子蒋国健曾同获宜兴市十佳优秀企业家称号,可以初判张与蒋氏家族是相识的。

      除证监会调查以外,一个值得注意之处是,今年6月,三普药业原总经理张春兰的辞职。“张总的走,完全是她个人身体的原因,和证监会这事没有任何关系,目前公司的总经理是由蒋锡培代任,这个职位比较重要,临时找其他人选确实也不会那么快。”三普药业董秘办人士坦言。

      张春兰是从宜兴医药公司起家,是宜兴天健医药大厦的创始人之一并任副总,后受蒋锡培邀请入主三普药业,2004年担任三普子公司青海省医药公司总经理,此后升任三普药业常务副总经理,而在2008年10月8日被聘任为公司总经理。

      事实上,张春兰的背景或不止于此。三普药业的副董事长、现任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董事、副主席张希兰与她名字上的相似性难道仅是巧合?从远东网站上对于张春兰的描述可知,她“共有姐妹五人,并有个在远东集团担任高层的妹妹”,而从远东慈善基金会的一个宣传稿件可知,张希兰同样是“姐妹五人”之一,而张春兰出生于1968年,张希兰出生于1971年。在去年定向增发的报告书中可知,张希兰是蒋锡培的侄媳,实属家族成员。

      上海创璟和藏源生物的一致增持导致触发5%的红线,加上疑似家族成员高层的离职,背后究竟是什么?

      记者查询过往记录得知,杨士英2007年的增持是在公司做定向增发之前,而2011年的增持则是发生在高送配之前,如此精准埋伏似乎意味着此次上市公司可能也在酝酿大的动作。

      三普药业一位高层表示:“这个确实不太清楚,并且按照交易所的要求,知道也不能对外说的。” 至于为何远东控股集团也遭调查,他认为:常规性肯定是要调查的,但最终的结果估计就是罚二三十万了事。而对于杨士英和远东真正的关系是什么,他表示:确实是可能有一些特殊关系的,但应该不是外界传的代持股,“蒋锡培这样一个资本运作的高手,不会让外界抓住这种低级错误的。”

      但事实上,前述券商人士指出,蒋锡培确实曾经犯过一次低级错误:“2007年公司筹划借壳,当时他好像是向下属透露了,结果证监会对其进行公开谴责。后来一年内不能做定向增发。远东也曾经考虑过去香港上市,但出于成本上的考虑,有什么比借壳一家公司再注入资产更加便利呢?至于外界传三普药业只是一个空壳,完全是胡说,现在产品很多也发展了很多家医院,主业就是医药和电缆两块,未来究竟如何还是要看蒋锡培的大棋如何布局。”

    来顶一下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